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人

听风 读雨 品肉肉

 
 
 
 

【尚有良知在人间】

 
 
模块内容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账簿】习惯性流水

2017-5-21 20:42:40 阅读182 评论32 212017/05 May21

博客这个园子好久都没有打理了。也好,荒芜就表示人迹罕至,也省得易娘惦记。本来园子里没什么,贼不偷,但架不住贼惦记。

然而让老夫感动的是,每天还是有那么些朋友会来点击。

人,作为动物的属性是一样的,当经过了更高层次的兴奋点后,这种鸡毛蒜皮的文字、鸡零狗碎的感慨实在是难得提起兴趣了。就如同饭腐,以这个名义,又以那个名义折腾了半天,一会儿掀开被子,一会儿明镜高悬,最终还是架不住一位漂洋过海的商人来操你!

俗话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同样的道理,没有教育就没有快感。老夫说过好多次,“素质教育”是个伪命题。你他妈在台上声嘶力竭的扯脖子汗流讲半天的爱这个,爱那个,还不如午睡时握住一只能怀孕的小手舒服得多。

一瓶酒能有如此烈性,全仗着这天朝的大酱缸,酝了好久好久了,酿了好久好久了!

天不灭华夏!

一出戏最能颠覆人们,就是习惯性设置的正反角色颠倒了。跟反串不是一回事,跟颠覆性有点类似。

小明在回答二大爷的疑惑时就有自己的见解。从原来的男上女下的体位,变成女上男下的体位,这个家庭发生了颠覆性变化。这次不是丝丝提会,而是思思体位了。它们准备的杀倭寇、奸女下属的剧本总是对接不上。生可忍,而孰不可忍,叔可忍而婶不可忍也!

什么是好戏,就是你只能看到开头,但猜不透结尾。不过,老夫经过08奥运、G20这样的高大上的节目熏陶,不仅将男性荷尔蒙在我这满脸二维码老脸的苦苦哀求下残存了一点下来,也让老夫学会了将乳罩穿得“一戴一露”,也学着将午睡控制在足以将一只黄色艳丽的小手搞得有怀孕的迹象的程度!

作者  | 2017-5-21 20:42:40 | 阅读(182) |评论(32) | 阅读全文>>

【5.12】樊建川博物馆群落地震馆

2017-5-12 17:51:28 阅读115 评论10 122017/05 May12

有人忘了,有人还记得。

作者  | 2017-5-12 17:51:28 | 阅读(115) |评论(10) | 阅读全文>>

【竹枝词】人间四月芳菲尽

2017-4-23 13:44:02 阅读340 评论42 232017/04 Apr23

季春将尽,苦夏未至的时节最适合翻翻故纸堆。

很长一段时间老夫深陷鹅城之地只有袍哥文化,没有高雅艺术而苦恼。这一翻故纸堆发现,其实很早就有一位改革派文艺工作者,名叫刘禹锡的就已经发掘和光大了鹅城的文学事业!

这种文艺形式叫“竹枝词”,查过多种版本的解释,内容高度一致。主要说明了几点。其一,这是一种民间歌谣;其二,辉煌的唐代就已经流行于巴渝(今重庆一带)。其三,当时、当地的“人民”(现在时兴用这个词)歌时吹短笛、击鼓。歌唱的“人民”边唱边舞,音调婉转。

时代过于久远,那种边舞边唱的场景无法还原。但可以想象会不会有点“巴扎黑”的意思?至于音调婉转更是佐证了肯定颇有《翻身道情》的古韵遗风。

于是,刘郎给我们献《竹枝词》一首:

杨柳青青江水平

闻郎江上踏歌声

东边日出西边雨

道是无晴却有晴

我们现在能品鉴的,肯定是经过了伟大的广电总急给你清洁了N遍的充满正能量的文字。要是老夫给你说这是一等一的淫词,你肯定会义愤填膺!所以,老夫我不会辩解,只是默默地用凄婉的眼神告诉你我的不服。那些被《乐府》剔除出去的“好湿”,你我只是没有读过而已。

古代“人民”根本没赶上我们现在这种如火如荼的饭腐,也根本没有哪个组织这么持久、系统地给他们注入“正能量”,他们对男女之爱绝对如同那首儿歌:“排排睡、赤裸裸!……”

刘禹锡的美妙诗篇肯定不止于《竹枝词》。

一首是他在任郎州(今湖南省常德市)司马10年后,被召入京,游玄都观时所写:

玄都观桃花

作者  | 2017-4-23 13:44:02 | 阅读(340) |评论(42) | 阅读全文>>

【口技】温故而知新

2017-4-23 9:28:13 阅读206 评论51 232017/04 Apr23

总有热心者询问,“夫子,你看过最近热播的什么?那个《什么的名义》莫?”,“夫子,你对当前如火如荼的饭腐有何感想?”

每次我都是毕恭毕敬的回答:很好!很精彩!如同读中学课本《口技》!

《口技》

选自《虞初新志·秋声诗自序》

京中有善口技者。会宾客大宴,于厅事之东北角施八尺屏障,口技人坐屏障中,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而已。众宾团坐。少顷,但闻屏障中抚尺二下,满堂寂然,无敢哗者。

遥遥闻深巷犬吠声,便有妇人惊觉欠伸,摇其夫语猥亵事。夫呓语,初不甚应,妇摇之不止,则二人语渐间杂,床又从中戛戛。既而儿醒,大啼。夫令妇抚儿乳,儿含乳啼,妇拍而呜之。夫起溺,妇亦抱儿起溺。床上又一大儿醒,狺狺不止。当是时,妇手拍儿声,口中呜声,儿含乳啼声,大儿初醒声,床声,夫叱大儿声,溺瓶中声,溺桶中声,一齐凑发,众妙毕备。满座宾客无不伸颈侧目,微笑默叹,以为妙绝也。

既而夫上床寝。妇又呼大儿溺,毕,都上床寝。小儿亦渐欲睡。夫齁声起,妇拍儿亦渐拍渐止。微闻有鼠作作索索,盆器倾侧,妇梦中咳嗽之声。宾客意少舒,稍稍正坐。

忽一人大呼“火起”,夫起大呼,妇亦起大呼,两儿齐哭。俄而百千人大呼,百千儿哭,百千狗吠,中间力拉崩倒之声,火爆声,呼呼风声,百千齐作;又夹百千求救声,曳屋许许声,抢夺声,泼水声。凡所应有,无所不有。虽人有百手,手有百指,不能指其一端;人有百口,口有百舌,不能名其一处也。于是宾客无不变色离席,奋袖出臂,两股战战,几欲先走。

而忽然抚尺一下,众响毕绝。撤屏视之,一人、一桌、一椅、一扇、一

作者  | 2017-4-23 9:28:13 | 阅读(206) |评论(51) | 阅读全文>>

【四月】支离破碎

2017-4-15 22:09:39 阅读290 评论44 152017/04 Apr15

因为老了,睡眠就会搞得支离破碎。

因为多活了几年,自己都会搞出点沧桑。

正是这些支离破碎的睡眠间隙,那点拿不出手的沧桑就会如同窗外的月光,如水银泻地般铺陈开来,把所有的间隙填得满满的,满满的。

有些沧桑是你躲不过去的,却本不应该留在你我的记忆里的。我们能活到现在只能说明自己的命贱,但由此要去歌颂那个荒唐的时代,那就真是人贱了。所以我不怕一个晚上的睡眠会搞得支离破碎,只要每一次醒来人是清醒的就行。

庭院的四月花季,正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节点。梨花、桃花甚至樱花都已经轰轰烈烈过了。

铁线莲悄悄的说了一句,我来填这个空档吧。于是“总统”开了、“小雅”开了,“乌托邦”也在等着排队。这种花栽种了三年了,她不会自己攀沿,需要牵引,捆扎在竹架子、木架子、铁架子上。进入冬季,她们就枯萎了,但地下的宿根没死,春天就又发出来了。

每一种花都有属于自己的轮回。

现代化的好处就是有一个可以自说自话的地方。玩博客,为什么不是玩呢?青年、中年除了假模假式的表现自己的充实,东奔西跑,那是为了生存呀。那时的玩都显得唐突、局促,自己寻找一种麻痹自己的消遣罢了。

真正的玩就不需要烟熏火燎的,之所谓小炉围火,紫砂寻茶,看一眼满世界的潮起潮落,说一些自以为是的屁话。

我的博客被我糟蹋了。

季春还能看到菊花,要不是故弄玄虚,也算禅缘。其实将别人去年秋冬开败淘汰的菊花捡来。剪去残枝败叶,重新培土,需及时而持续的给肥。之所谓干兰湿菊,重肥伺之,这些陶潜之爱又会给你一次惊喜。

作者  | 2017-4-15 22:09:39 | 阅读(290) |评论(44) | 阅读全文>>

【初学】流水

2017-4-11 16:51:53 阅读202 评论45 112017/04 Apr11

最早看到“流水账”式的日志是在“知否”小朋友那里。那日志写得如此洋洋洒洒,流汤滴水的铺了一地。

后来又在“江上听雨”小朋友处看到类似的美文,整篇分解成无数段落,除了段落大意,看不到中心思想。听雨小朋友的文字看多了,老夫的老花眼显得愈发散光。

目前这两个小朋友一个处于长时间不更新的状态,一个处于她能看到我,我却看不到她的状态。

这种风格老夫也没太在意,及至丫头开始用这种流水体写博客,我才醒悟,这是不是一种新的潮流?

年轻就得学,潮流就得跟。

出差间隙,又值陌上清秀替旧草,枝头樱花换新羽的季节,动了再次去看看陈独秀旧居的念头。

再次的含义是二零一四去过一次,当时正在重新捯饬,没能看到。所谓旧居是指陈独秀最后离世的住所。

陈独秀何许人也不用老夫在这里扯王逛逛,依据掌权者的需要,已经将他涂抹得光怪陆离了。这里只谈几点看了故居后的感受。

位于重庆江津区石墙镇的陈独秀故居,离江津区(县)半个小时车程,现有专程的公交车至此。

迎面而来是宽阔的前庭,旧时是一位土豪的家宅。陈当时应邀来此处为其修撰家谱,也算找到一处穷困潦倒可以安生之地。

如果没想到要重新整治这个所谓可以拿得出手来纪念的故居,陈当时住的房屋是这个样子:

想象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人物人生最后几步竟然如此窘迫。问题其实不在这里,老夫一直不明白的是为何二零一四动了重新翻修的念头?

陈的命运转折是八七会议,看了旧居,听了介绍你也未必搞懂了。八七会议陈没有参加。故居介绍中说是陈

作者  | 2017-4-11 16:51:53 | 阅读(202) |评论(45) | 阅读全文>>

【品贱】扯把子

2017-4-9 9:52:01 阅读236 评论17 92017/04 Apr9

鹅城,亦如天朝各地,做餐饮者众。

其中一家,号:陶然居。取意陶渊明的:结庐有菊花,悠然南山下。草创之初仅从卖田螺始,自白市驿插幡,一路发展名分和排场已是鹅城数得上大家了。

该店菜谱现而今不说几十种,但一大本精装彩印自然够你品味半天,林林总总翻起来先就让你过了一把眼瘾。其中一味是众多食客,特别是男食客们躲不过去的选择。那就是陶然居的当家点心:包子。准确说是“陶然居包子”。图片已经让你心动,白白胖胖,圆圆鼓鼓,三个已经占了斗盘,第四个必须骑在那三个的顶上。很有层次感。

图片肯定不及实物。等服务员小姐颤巍巍拿上来,那型、那色、那香,那感觉绝对不亚于那句话:状如雪狮子烤火,顿时酥了半边。

早年间食客,再次强调那些男食客总喜欢将其拿在手上,明明告知烫手,仍摩挲半天,然后抬头问:小姐,如此诺大一个包子如何下口?心怯的姑娘先就红透满脸;胆大的娘们昂然朗声回复:你家婆娘的包子如何下口?食客也不急,要得就是这个效果,于是哄堂大笑,不亚于人民大礼堂两会结束时代表们的愉悦的气氛

此问题反复多次,终究与当今的反腐不太合拍。于是店主决定:上台之前先将包子四分,免去食客们拿在手上把玩的念想。

可惜,食用倒是方便了,但少了太多的品鉴的乐趣。

其实要说对包子的把玩最为出色者,当属一位川人,操普通话。

春暖花开,草长莺飞,你能看到那货头虽顶着满头银发,身却散发淫气,经常邀三两狗肉朋友穿梭于灯红酒绿之间,往来于酒池肉林之地。

这次单邀一人,来到店中先用他那实在催人尿下的普通话喊道:新来乍到,先上包子后上菜!

作者  | 2017-4-9 9:52:01 | 阅读(236) |评论(17) | 阅读全文>>

【欠账】还肉

2017-3-22 21:18:49 阅读387 评论66 222017/03 Mar22

一直答应“一抹无邪”小朋友要把我的几株东云肉肉发上来。拖得太久了,请原谅。

老夫养肉肉已经过了初入肉坑那时的狂热,一些肉肉伴随我三生三世,十里肉花,真是不容易。

肉肉在鹅城其实最怕的不是过冬,而是渡夏。那种持续的挥之不去的闷热苦夏,那种肉肉们仙逝的不舍,也让我理智了许多。目前的肉肉要么就是经过了过五关斩六将的腥风血雨,要么就是适应了这种高温潮湿的环境。如玉露系列。

先发一些片片吧。

每年的春季也是肉肉们准备开花的季节。

这一盆兜是给木屋好友还账的,也是说了好久发上来。兜的生存条件很恶劣,生长其实也是很缓慢的。鹅城并不适合兜的生长。其中一个“布纹兜”明显已经长徒了。

为了表示老夫的慷慨,买一送一。

如下是一组小品。

如下是一组庭院小景。

最后送上一盘来自新疆的戈壁石。

以及来自新西兰的一组小件。分别为碗刀乐、土刀乐、石瑞刀乐!

作者  | 2017-3-22 21:18:49 | 阅读(387) |评论(66) | 阅读全文>>

【赝品】清明上坟图

2017-3-17 10:57:35 阅读279 评论41 172017/03 Mar17

自从在木屋好友那里看到《兰亭序》真迹后,老夫就备受刺激。及至最近在另一朋友的博客中看到《清明上坟图》,老夫才知道,自己收藏的《清明上河图》不仅画名错了,连内容都与当今一日千里,不日也千里的大好日子不吻合。现在老夫痛定思痛,向那位“身许家国心许你”的货色学习,把过去的收藏的那些封资修的东西统统烧掉,迎接新文革的到来!

作者  | 2017-3-17 10:57:35 | 阅读(279) |评论(41) | 阅读全文>>

【情人】执子之手

2017-2-14 14:22:03 阅读362 评论39 142017/02 Feb14

宛若初遇

似一皿清泓

投入彩墨一滴

百媚千重

幻化迷离

寒暑几易

回一眸涓溪

早已浑然一体

执子之手

怎分我你

作者  | 2017-2-14 14:22:03 | 阅读(362) |评论(3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鹅城 天秤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自画像】 墙上芦苇 头重脚轻根底浅, 山间竹笋 嘴尖皮厚腹中空。
 
近期心愿你若安好,那还得了!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读林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