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巴人

该吃吃 该喝喝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肉身苟延】灵魂闪耀

2017-7-14 14:23:12 阅读264 评论23 142017/07 July14

昨夜的雨

很急

很急

昨夜的雷

如凄厉的

哭泣

暴君

只配挂在城楼

示众

华夏的大地

一定有一座丰碑

在等你

——请点燃一只蜡烛,为一个走向天堂的高贵灵魂送行!

作者  | 2017-7-14 14:23:12 | 阅读(264) |评论(23) | 阅读全文>>

【随便说点】游走,就是留白

2017-7-9 18:06:50 阅读250 评论41 92017/07 July9

游走,就是让你的人生有点留白。

“密不透风”,如若不让“疏可走马”来映衬一下,那基本上就是涂一幅黑扇面。

想起了那个笑话,初心是想画得一幅精美的仕女图,技艺不佳只能改成张飞;张飞也不能如愿,只能改成森林;深林实在密不透风,只好涂成黑扇面。

所以,不忘初心,说说容易。一味只喊撸起袖子加油干,没一点技艺精进,侍女的初心你敢保证不是张飞的结局?

四川南部的升钟湖,亦有荷塘月色一景。

流连于此总是情不自禁地唱起:你就像鱼儿在我的床上……

正是荷花盛开,文人们睹物思情,借景言志已经忙了上千年了。那点酸腐之气总要借“出淤泥而不染”冒出来。

在没有人这种货色之前,谁在为荷花惊叹呢?

阆中的名气是历史留下来的。万幸的是,铜臭漫天的世界,还是有人会想到保持旧貌让普罗大众对旧时光有依托之地,同时又把你的钱给赚了。

怀旧未必是认可那段岁月,是那段岁月承载了你我的儿时、青春。失去了的青春总是让人怀念的,而承载那场凄风苦雨的时代总是让人诅咒的!

阆中的张飞很受追捧。五虎上将,当阳桥那一声吼也没能保住身首异处,光有匹夫之勇,寿命八年就是八年,你刻意要改成十四年,那红歌唱起来小心闪了舌头。

登上阆中古楼,看一眼鳞次的灰瓦,沿街走过来的已经不是旗袍和花纸伞了。

留白的精妙在于铺陈一点淡墨,所以高明的画者在留白之处总是会先晕浸一层很淡、很淡的松烟。

不经意之间,看你有没有眼力。

作者  | 2017-7-9 18:06:50 | 阅读(250) |评论(41) | 阅读全文>>

【茶的江湖】斗茶

2017-6-18 22:37:38 阅读254 评论47 182017/06 June18

茶的佛缘就是禅,茶的江湖就是斗茶。

不是江湖人,不说江湖事。

那是哪一年的事情,真的记不清了。

缘,茶缘让我去到这么一个地方,逗留于此,并能一睹茶的江湖!

夕阳的光线正好三十度洒下,这是拍照的最好时机。

一个苗条的身影将茶堂门口勾勒出一条迷离的暗影,随着那声:“老板,讨口茶!” 暗影幻化为一个女人的背影,她在观看那块匾:“禅茶一味”。

那个被称为老板的男人,从暗影飘然而至的那一刻起,脸上的纹路就已经僵住了。

女人能让一个男人迷离、无视、环顾左右,但绝不至于将一个平时谈笑风生的男人的脸搞成一张扑克脸。

茶的江湖是懂讲究的,这是有人来斗茶了!

老板脸虽然僵住了,但眼睛还是活络的。

一袭青衣,点点蜡染,这是典型的云南喜洲蜡染的风格。那斜在头上茶簪将女人的一头秀发挽成一处精致的茶髻。这只茶簪是用一根老茶树的树枝修成的,不是内行,谁能知道这只做簪子的老茶树已过百年!

美女缓缓转过身来。

只听老板轻轻地吐了口气,但我听起来不如说是轻轻地吸了口气。

有一种女人,你永远都可以说受看,但有一种女人,眉宇间会告诉你,她有故事,但这些故事如古潭深井。

老板不说话,静静地清洗茶盘、公道、银针、紫砂,抬眼看着妙龄。

妙龄会意,朱唇轻启:“老板客气!”从布搭子中取出一只盏来。

老板扬了一下眉梢“钧瓷如此,难得!”

此盏钧瓷,典型的二五之分,青白挂釉,裂片如栗,开片如此均匀,也让老夫叹为观止。

作者  | 2017-6-18 22:37:38 | 阅读(254) |评论(47) | 阅读全文>>

【禅茶】一味

2017-6-11 16:13:47 阅读199 评论59 112017/06 June11

鹅城南坪会展中心这两天举办茶博会。

既然易娘这两天有些过敏体质,那老夫就避其锋芒,不说股市,更不说房事,说点茶事。

七碗受至味,一壶得真趣。用出世的语言说尽了茶的形、色、器、道、禅。

老夫学浅,茶由何起记不得了,但依稀记得茶由唐盛,而唐人饮茶,始于僧家。

从唐至五代,一路数来,叫得出名号的茶僧有四人:一字茶僧,赵州古佛,禅月贯休,江东皎然。

故纸堆中说起皎然,用列数几千年才出一个的圣明之君的排比句,皎然则属于:茶狂、创茶筵,并且用乾隆爷的春秋笔法,如同走狗撒野到处留标记物的方式,赞茶留诗:一饮涤昏寐……再饮清我神……三饮便得道……

至北宋政和年间,一位叫圆悟克勤的僧人手书四字:“禅茶一味”!一下就把喝茶提升到了参禅的崇高境界。

岁月沧桑,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禅茶一味”的真迹漂洋过海去了萨摩藩,今天贾鹏丽日的鹿儿岛。一位名叫村田珠光的僧人得到此条幅,而传与他的,却是那鼎鼎有名的: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格叽、格叽,阿里斯大姨的一休和尚。全称应该叫“一休宗纯”,俗名“一休哥”。自此,日本茶道方兴未艾,势头至今压过天朝。而那副“禅茶一味”的手迹,至今还在日本奈良大德寺高悬。

你看,手迹高悬才会留芳,首级高悬,也难免腊肉霉变!

真正的生活智慧,不过是出世与入世之间找一个合适的契机。

现在天朝的好多茶馆,也挂上“禅茶一味”的牌子。次一点的用一块经年老木,烧包的必然悬一块黑檀阴沉木,老夫见过最惊艳的是一块三米长、一米宽的沉香牌匾。每次进店客人反倒是如村狗发

作者  | 2017-6-11 16:13:47 | 阅读(199) |评论(59) | 阅读全文>>

【二维满脸】童稚心态

2017-5-31 12:22:57 阅读270 评论43 312017/05 May31

你若不问潇湘雨

我怎敢复楼兰云

如果我说这两句是老夫的杜撰,怕是被见多识广的朋友们嗤鼻,所以,我还是环顾左右,这两句所谓的诗句不知是哪位高人所留。要是抄袭了,请多担待。现代的伟大作家,诸如蜀国故地,盐都新府的郭老四,根本不知道贾岛曾经在完颜(或者东方、或者令狐、或者西门)寡妇房前,究竟用“推”、还是“敲”的手法,呕心沥血,不得要领。要不是上级领导解缙巡视时解了他的燃眉之急,估计贾岛作家还一直处于操书的阶段,而不是进入操人的状态!

王力先生的《古代汉语》讲得十分到位:典故就是拿来借代、影射的。取其形,用其意。

如上典故说明了两个问题,道德毫无底线的世道,连嫖妓都成了高官们在飞机上“一日千里”的最佳成语注解时,剽窃完全就可以作为我们这些底层以“人民的名义”的行为规范。另外,典故还说明一个你们认为是“阴毛”,我们认为是“阳谋”的真理,领导们的巡视应该作为一种制度化予以延续。让那些终日徘徊于寡妇门前的书生们,根本不用去劳力费神地琢磨什么“推”、或者“敲”!直接“踹”不就得了!你以为万丈高楼平地起?那都是老子当年拿出开坦克的技术,开着推土机“推”开民房平出来的土地!

古代文人很多还有一个臭毛病,喜欢夜观天象。

不知这两天你们在翻阅《纳兰词》那些脍炙人口的词作时,放下手中的书卷,抬起头来看看那一抹穹顶?当然,由于最近要喜迎什么《决战紫禁之巅》影片的商演,也是老爷们的良苦用心,怕影响你们的观看效果,不准提及屁儿摸2.5。 老爷们为我们真是操碎了我们的心,揉碎了自己的奶!

扯远了,刚才说到抬头看天

作者  | 2017-5-31 12:22:57 | 阅读(270) |评论(43) | 阅读全文>>

【四月】支离破碎

2017-4-15 22:09:39 阅读340 评论50 152017/04 Apr15

因为老了,睡眠就会搞得支离破碎。

因为多活了几年,自己都会搞出点沧桑。

正是这些支离破碎的睡眠间隙,那点拿不出手的沧桑就会如同窗外的月光,如水银泻地般铺陈开来,把所有的间隙填得满满的,满满的。

有些沧桑是你躲不过去的,却本不应该留在你我的记忆里的。我们能活到现在只能说明自己的命贱,但由此要去歌颂那个荒唐的时代,那就真是人贱了。所以我不怕一个晚上的睡眠会搞得支离破碎,只要每一次醒来人是清醒的就行。

庭院的四月花季,正是一个承上启下的节点。梨花、桃花甚至樱花都已经轰轰烈烈过了。

铁线莲悄悄的说了一句,我来填这个空档吧。于是“总统”开了、“小雅”开了,“乌托邦”也在等着排队。这种花栽种了三年了,她不会自己攀沿,需要牵引,捆扎在竹架子、木架子、铁架子上。进入冬季,她们就枯萎了,但地下的宿根没死,春天就又发出来了。

每一种花都有属于自己的轮回。

现代化的好处就是有一个可以自说自话的地方。玩博客,为什么不是玩呢?青年、中年除了假模假式的表现自己的充实,东奔西跑,那是为了生存呀。那时的玩都显得唐突、局促,自己寻找一种麻痹自己的消遣罢了。

真正的玩就不需要烟熏火燎的,之所谓小炉围火,紫砂寻茶,看一眼满世界的潮起潮落,说一些自以为是的屁话。

我的博客被我糟蹋了。

季春还能看到菊花,要不是故弄玄虚,也算禅缘。其实将别人去年秋冬开败淘汰的菊花捡来。剪去残枝败叶,重新培土,需及时而持续的给肥。之所谓干兰湿菊,重肥伺之,这些陶潜之爱又会给你一次惊喜。

作者  | 2017-4-15 22:09:39 | 阅读(340) |评论(50) | 阅读全文>>

【欠账】还肉

2017-3-22 21:18:49 阅读449 评论66 222017/03 Mar22

一直答应“一抹无邪”小朋友要把我的几株东云肉肉发上来。拖得太久了,请原谅。

老夫养肉肉已经过了初入肉坑那时的狂热,一些肉肉伴随我三生三世,十里肉花,真是不容易。

肉肉在鹅城其实最怕的不是过冬,而是渡夏。那种持续的挥之不去的闷热苦夏,那种肉肉们仙逝的不舍,也让我理智了许多。目前的肉肉要么就是经过了过五关斩六将的腥风血雨,要么就是适应了这种高温潮湿的环境。如玉露系列。

先发一些片片吧。

每年的春季也是肉肉们准备开花的季节。

这一盆兜是给木屋好友还账的,也是说了好久发上来。兜的生存条件很恶劣,生长其实也是很缓慢的。鹅城并不适合兜的生长。其中一个“布纹兜”明显已经长徒了。

为了表示老夫的慷慨,买一送一。

如下是一组小品。

如下是一组庭院小景。

最后送上一盘来自新疆的戈壁石。

以及来自新西兰的一组小件。分别为碗刀乐、土刀乐、石瑞刀乐!

作者  | 2017-3-22 21:18:49 | 阅读(449) |评论(66) | 阅读全文>>

【赝品】清明上坟图

2017-3-17 10:57:35 阅读347 评论42 172017/03 Mar17

自从在木屋好友那里看到《兰亭序》真迹后,老夫就备受刺激。及至最近在另一朋友的博客中看到《清明上坟图》,老夫才知道,自己收藏的《清明上河图》不仅画名错了,连内容都与当今一日千里,不日也千里的大好日子不吻合。现在老夫痛定思痛,向那位“身许家国心许你”的货色学习,把过去的收藏的那些封资修的东西统统烧掉,迎接新文革的到来!

作者  | 2017-3-17 10:57:35 | 阅读(347) |评论(42) | 阅读全文>>

【情人】执子之手

2017-2-14 14:22:03 阅读405 评论40 142017/02 Feb14

宛若初遇

似一皿清泓

投入彩墨一滴

百媚千重

幻化迷离

寒暑几易

回一眸涓溪

早已浑然一体

执子之手

怎分我你

作者  | 2017-2-14 14:22:03 | 阅读(405) |评论(40) | 阅读全文>>

【新春】走基层

2017-2-4 21:12:18 阅读309 评论39 42017/02 Feb4

春如许

泼墨山水

隐几点

新绿

莫急匆匆宽衣

寒意

轮回几度

鸡鸣青天白日

昨夜烟花

听一声炸响

留一地

碎语

【摄技解说】不关乎春联,关乎卖春联的美女。

【摄技解说】腊肉还是有市场的。

【摄技解说】山上的萝卜被霜打过吃起来就甜了。

【摄技解说】看鲁提辖还敢不敢拳打这位陈冠希!

【摄技解说】现在的背娃娃的布背篼也好看多了。

【摄技解说】提刀看肉还是提刀看人?

【摄技解说】知道左边那堆襟襟吊吊的东西叫什么吗?

【摄技解说】守着把眼前的这堆菜卖了就回家过年了。

【摄技解说】小镇的景观,大年赶场也卖钱纸。

【摄技解说】这堆烟花想必比鲁镇赵家的烟花阔气多了。老百姓的念想就如同一挂鞭炮,一柱烟花,一声炸响、一阵霓虹后就只剩下一堆碎纸了!

【摄技解说】大红灯笼高高挂!

【摄技解说】懂这幅照片的意思吗?最喜剧之处是两个老太婆放一瓶汽水在桌上。

【摄技解说】墨镜男眼光的深邃在于看不清大过年的为什么还不回家。

【摄技解说】这是老夫喜好之一,我们叫发糕。

【摄技解说】豌豆花开,春天真的来了。

【摄技解说】蚕豆花开。当地叫“胡豆”。(两爷子打架——胡斗)

【摄技解说】一唱雄鸡天下白,白日依山尽,尽是公鸡,鸡鸣三省有

作者  | 2017-2-4 21:12:18 | 阅读(309) |评论(39)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鹅城 天秤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自画像】 墙上芦苇 头重脚轻根底浅, 山间竹笋 嘴尖皮厚腹中空。
 
近期心愿你若安好,那还得了!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